《佛说法灭尽经》简体

僧祐录中失译经人名今附宋录

  闻如是:一时佛在拘夷那竭国,如来三月当般涅槃,与诸比丘及诸菩萨。
  无央数众来诣佛所,稽首于地。世尊寂静默无所说,光明不现。贤者阿难作礼白佛言:「世尊前后说法威光独显,今大众会光更不现,何故如此?其必有故,愿闻其意。」
  佛默不应,如是至三。
  佛告阿难:「吾涅槃后法欲灭时,五逆浊世魔道兴盛。魔作沙门坏乱吾道,着俗衣裳,乐好袈裟、五色之服;饮酒、噉肉、杀生、贪味;无有慈心,更相憎嫉。
  「时有菩萨、辟支、罗汉,精进修德,一切敬待,人所宗向教化平等,怜贫、念老、鞠育穷厄。恒以经像令人奉事,作诸功德;志性恩善,不侵害人;损身济物,不自惜己,忍辱仁和。设有是 人,众魔比丘咸共嫉之,诽谤扬恶,摈黜驱遣不令得住。   「自共于后不修道德,寺庙空荒无复修理转就毁坏;但贪财物,积聚不散,不作福德;贩卖奴婢耕田种植、焚烧山林、伤害众生,无有慈心。奴为比丘、婢为比丘尼,无有道德,婬妷浊乱,男 女不别,令道薄澹皆由斯辈。   「或避县官依倚吾道,求作沙门,不修戒律。月半月尽虽名诵戒,厌倦懈怠不欲听闻,抄略前后不肯尽说。经不诵习,设有读者不识字句,为强言是。不谘明者贡高求名,虚显雅步以为荣冀, 望人供养。   「众魔比丘命终之后,精神当堕无择地狱,五逆罪中饿鬼、畜生靡不经历,恒河沙劫罪竟乃出,生在边国无三宝处。
  「法欲灭时,女人精进,恒作功德;男子懈慢,不用法语,眼见沙门如视粪土,无有信心。法将殄没,登尔之时诸天泣泪。水旱不调、五穀不熟,疫气流行死亡者众。人民勤苦,县官计剋,不 顺道理,皆思乐乱。恶人转多如海中沙,善者甚少若一、若二。   「劫欲尽故,日月转短、人命转促。四十头白,男子婬妷,精尽夭命,或寿六十。男子寿短,女人寿长,七、八、九十或至百岁。
  「大水忽起卒至无期,世人不信故为有常。众生、杂类,不问豪贱,没溺浮漂,鱼鳖食噉。
  「时有菩萨、辟支、罗汉,众魔驱逐不预众会。三乘入山福德之地,恬怕自守以为欣快,寿命延长。诸天卫护月光出世,得相遭值,共兴吾道五十二岁。
  「《首愣严经》、《般舟三昧》先化灭去,十二部经寻后复灭,尽不复现。不见文字,沙门袈裟自然变白。
  「吾法灭时,譬如油灯,临欲灭时光明更盛,于是便灭;吾法灭时亦如灯灭。自此之后难可数说。
  「如是之后数千万岁,弥勒当下世间作佛,天下泰平,毒气消除,雨润和适,五穀滋茂。树木长大、人长八丈,皆寿八万四千岁,众生得度不可称计。」
  贤者阿难作礼白佛:「当何名斯经?云何奉持?」
  佛言:「阿难!此经名为『法灭尽』,宣告一切宜令分别,功德无量不可称计。」
  四部弟子闻经,悲惨惆怅,皆发无上圣真道意,悉为佛作礼而去。